夜中新月

所爱者三--美景 美食 美人

楼诚诚楼不3P 台风台丽不风丽

【诚楼】永成双(27)

“砰”,刚走出酒店大门的长谷川刚应声倒地,双目圆瞪。子弹正中眉心,流出鲜红的血,倒像是颗吉祥痣。
临时雇的几个香港保镖吓得面如土色,呆若木鸡,半天才回过神来,撒腿逃命,剩下两个长谷川刚的亲信随从一边持枪戒备,一边红着眼睛和日本方面联系。
该酒店立马被封锁,连同附近的几幢大楼都被要求禁止人员出入,等候审查。
渐渐地,驻足围观的民众越来越多,个个踮起脚尖,伸长脖子往前凑,七嘴八舌,议论纷纷,全然不顾巡警刺耳的哨音。
毫无疑问,明天一早,这桩命案将会登上香港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,成为全港市民至少一星期的谈资,传遍各个茶楼和大排档。

“咔哒”,房门从里反锁,明台背靠着门板一点一点滑坐到地上。
他费力地吞咽一下,闭目...

2018-06-20

【诚楼】永成双(26)

已经沦为了月更写手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940年11月中旬的上海,淫雨霏霏,阴云蔽日。云厚,就显得天低,就显得那些耸立的东洋西洋建筑愈发高大、突兀。这云也不是白的,透着蒙蒙的灰,阴惨惨的。

不时一阵寒风长啸,裹紧行人的衣,卷起枯黄的叶。叶是早就从高高的枝桠上跌落了的,此刻被风撵着,只得拖着老旧残破的躯体再扑腾几下,翻滚几下,可最终还是无力地落回地面,染上尘土,等着被衣衫褴褛的扫街工人粗鲁地装进簸箕里,覆在污秽上。哪还有人记得这一片片的枯叶也曾繁茂了一个夏天,遮蔽了一条街道。

衰败了,沦落了,往日的强盛便都不作数了。

阿诚身披一...

2018-05-20

【诚楼】永成双(25)

明楼侧身蜷着,一只手攥着被角,确保自己从脚趾到鼻尖下方都严严实实地裹在被子里。近乎本能的戒备,即使在睡梦中也从未松懈。
从窗帘缝隙间流进来的晨光触不到他的面颊,只好在蓬乱的发丝上流连。
阿诚端着早餐,听听门内没有动静,便捻手捻脚地进屋,尽量不发出声响。他把餐盘放在茶几上,再从柜中取出备好的衣物,最后来到窗前,拉开厚重的帘布,霎时间,清澈的日光倾入屋内,铺洒开来。
他半眯着眼吹了个口哨:“Il fait beau!”
明楼不适地皱皱眉,蠕动几下,整张脸都埋进了被子里。
阿诚轻笑着,弯下腰来贴近这只硕大的“蛹”,以指为梳一下一下地顺着软软的发:“大哥,起床了。”
明楼闷闷地哼了一声,这才揉着眼睛慢慢坐起来。
“...

2018-04-16

叨叨几句:
石墨也不稳了 被禁两三次了……真的烦到爆炸
最近三次元里事情多 忙得焦头烂额 一直没时间继续写(不过应该也没什么人等吧……毕竟小透明)
看见目录君中也有了属于自己的一个页面真的很感动
这个圈子真的给予了我很多的精神动力 (无论楼诚还是诚楼)
哎呀好煽情
等来了ao3 以后会慢慢把链接挪到那里 (流量打不开 连wifi才行)
还有 链接挂了请告诉我 我能看到 有时间就补
还在坑底平躺 应该也不会断更
请慷慨地留下红心蓝手和评论吧!
我知道我写的不算好 但还是希望多点关心多点爱……(bu yao lian……)

就这样

2018-04-02

【诚楼】永成双(24)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4195634


还没出年,张嘴吃肉

 @manson 

 @展昭家的小猫咪(周棋洛是我家的,不服来战!) 

上一章评论里猜对的小可爱~❤️


之前有说链接挂了 现在重新放上了 

在等ao3的消息 如果注册成功 以后就都放ao3了

2018-02-24

【诚楼】永成双(23)

舞会当晚,阿诚先到,由服务生引着来到汪曼春的休息室,轻轻叩门。刚敲一下,门就开了,身着乳白长裙的汪曼春笑得明艳,扑面而来的香水味激得阿诚鼻头一酸,险些打出喷嚏。不过,一看来的是阿诚,汪曼春很快就敛起了笑容,又恢复了原来的冷面:“怎么是你?明长官呢?”

“先生还有些事情要处理,特意吩咐我先过来,给汪处长送礼物。”阿诚躬了躬身子,拿出一个精致的小木盒,“这是先生亲自挑选的珍珠项链,他让我提前送来,是希望汪处长能在舞会上戴着。”

汪曼春连忙接过盒子,像一个普通的羞涩少女一般小心翼翼地打开,指尖在一颗颗温润的珍珠上流连,好半天才舍得把项链取出来。她急急地走到镜子前,想戴上试试,但又怕弄坏了链子,总...

2018-02-08

【诚楼】永成双(22)

十天后,阿诚借着送文件的由头进了梁仲春在76号的办公室。

梁仲春先客套了两句,待阿诚把门关好才转到“正事”:“哎呀,阿诚兄弟,这回可多亏了你啊!”他压得住声音却压不住笑意,本就不大的眼睛只剩两条缝。“这批货我已经囤了小半个月了,一直找不到机会走,眼看就得赔得血本无归。结果你一出马,不出三日就成了!厉害,厉害啊!”

阿诚拍掉那只几乎黏在自己肩膀上的手:“行了,恭维话少说。要谢我,总得有点诚意吧?”

“有有有,当然有。”梁仲春似乎一点也不介意,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折好的票据,塞进阿诚手里,“先前谈好的价,都在你汇丰银行的户头上。这一趟拖得久,油水少了点,但只要今后咱兄弟俩齐心协力,打通了路子,那...

2018-02-07

【诚楼】永成双(21)

明楼回到房间时,阿诚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。台灯发出暖黄的光,照在松软的被褥上。
“大姐说什么了?”阿诚一边问一边接过明楼递过来的外衣,瞧着有些不对,心提了起来,“这衣服怎么回事?大姐打你了?”
“真要打在我身上,你现在就得去请苏医生了。”明楼半开玩笑地宽慰他,“这么紧张我?”
阿诚知道他没事,松了口气,转身去挂衣服,装作没听见他的调侃。
明楼笑笑,解着领带:“大姐比咱们想的要聪明多了。她刚才直接问我到底是哪边派到新政府的卧底。”
“你暴露了?她看出什么了?”
“其实她没有证据,只是试探一下。她一直不相信我会叛国。”明楼说到这,不禁感慨万千,“想不到,这么多年没见,她还是那么了解我,信任我。”
“那我呢?嗯?你...

2017-12-17
1 / 7

© 夜中新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